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第十一回羡繁华观光上国 赖婚姻得罪邻邦


  话说努尔哈齐弟兄两人,带了许多贡物,跟着李成梁进京,朝见明朝皇帝去。他两人从不曾进过北京,见了那地方的繁华,人物的清秀,心里说不出羡慕。一霎时那高大的宫殿已现在他眼前,不由他心里害怕起来。进了内城,到了一座客馆前住下。

  当夜便有几个公公来教导上朝的礼节。努尔哈齐又送公公许多礼物,另外还有分送各衙门的。在馆里住了三天。到了上朝的一天,半夜时分,坐着驴车,慢慢地到了朝门外,下了车,跟着引导的,走进内街去。这时夜色深沉,御街寂静,只见两旁高高的围墙站在黑地里,墙里面露出高高低低的殿角来。弯弯曲曲地走了许多时候,才到朝房,有许多官员上来和他打招呼,有翻译官替他们传话。停了一回,忽听景阳宫的钟声响了,大家便整一整衣帽,挨着班一串儿走进殿去,在玉墀下面,两旁分班站着。这时天上放下微微的光明来,照在各人脸上,还不十分明白。满院子静悄悄的,只听得衣裳磨擦着悉悉索索的响声。站了许久许久,忽听得殿上奏起乐来,这时天光已是大明,殿廊上发出五色的光彩来,照在人眼里,不能看得十分清楚;只见那一班御前侍卫,在殿里面左右交换着跑来跑去。接着,又有两个太监,手里拿着一盏红纱宫灯,在御座前跳来跳去,舞了好半天,便大家分着两班向两旁直挺挺地站着。那音乐的 声音也立刻停住了。再看时,这位神宗皇帝,已是端端正正地坐在上面。这时殿下越发寂静了,只听得静鞭打着阶石三下,便有赞礼官高声赞礼。那文武官员,分班儿一起一起地上去磕头跪拜。接着那位宁远伯李成梁也上去爬在地下,说了几句话,上面又传下话来。李成梁退下来,便有引导的领着努尔哈齐弟兄两人上去。只当地横铺着一条棕毯,好似一个一字。弟兄两人爬下地去,行着三跪九叩首的礼儿。赞礼官喝一声退,便退下殿来。这时他弟兄两人吓得昏昏沉沉,皇帝的脸儿也不曾看见。停了一会,散朝下来,便有许多官员和翻译官陪着他到保和殿吃御赐的酒席。吃完了,向殿下谢过恩,退出朝门,上车回客馆去。

  到了第二天,圣旨下来,叫内务大臣和理藩大臣陪着他游瀛台去。这时正是夏天,第二天一早起来,跟着两衙门的官员们进了西苑门。只见高大的柳树,一丝一丝地垂着柳丝;那槐树的荫儿,罩住了地面,人在下面走着,心里觉得十分清凉。

  一带宫墙沿着水堤,开眼一望,只见沿岸长着一丛一丛的蒲草,那紫色的燕子和绿色的翠鸟,在水草里面飞来飞去,一啼一声地叫着。风景十分幽静。慢慢地渡过一座板桥去,一阵一阵的荷花香吹进鼻子来。桥面上盖着水阁,四面玲珑,风吹着窗帘,那流苏扫到人的脸上来,努尔哈齐心中不觉一动,想这样神仙也似的地方,那神宗皇帝真好大福气呢!想着,走进一座小红门去。忽然眼界一宽,迎面一汪大水,有一条红板长桥,曲曲折折地横在水面,两边朱阁围绕。舒尔哈齐走在桥面上,不住口地赞好。努尔哈齐回过脸去,对他瞪了一眼,吓得他捂住嘴,再也不敢说话了。半晌,走完了长桥,迎面一座高大的朱漆牌楼,上面写着“瀛台门”三个大字。走进牌楼去,两旁古木参天,中间露出一条宽大的白石甬道。甬道尽头是一座大敞厅, 里面走出几个太监来,招呼进去吃茶点。吃完茶点,从厅后绕出去,穿过一座松树林子,林子外面一带白石船埠,停着一只大官船。官员们招呼努尔哈齐弟兄两人上了船,荡到湖中,回头看那岸边,真是琼楼玉宇,一片金碧,隐约在树林深处。努尔哈齐靠在船舷上,心中又不觉一动,他想到 :“这样神仙也似的地方,怎么得给我住一年,便是死也甘心 !”他两眼望着水,正想得出神时,那船已到了岸边。大家离船出门,上车回到客馆里。接着李成梁也到了,便在客馆里大开筵宴。吃酒中间,又来了几个粉头弹唱歌舞。那玉雪也似的皮肤,黄莺也似的喉音,早把他弟兄两人看怔听怔了,半晌他们才回过气来。

  一转念又想到,他们明朝的美人真美啊!不知怎么长成这模样的呢?

  第二天圣旨下来:封努尔哈齐做龙虎将军,他弟弟舒尔哈齐也得了许多赏赐。他弟兄两人谢过恩,收拾行李动身回家去。

  出得关来,一路耀武扬威,各处部落打听得努尔哈齐果然得了好处,便个个道贺,人人敬服。他兄弟两人,见了人便赞叹明朝京城里的繁华,又是妇女如何美丽;那听的人,也说不出的心中羡慕。努尔哈齐便在兴京地方造起高大宫殿来,又定出召见弟兄贝勒的礼节,慢慢地他自己将自己尊贵起来。

  第二年,他带着兵,推说出去围猎,常常几个月不回来;即暗暗地占了别人的城池,夺了别人的田地。他又分遣自己手下的将官和弟兄子侄们,各处去攻城掠地。他在万历二十六年,打发大儿子褚英、弟弟巴雅齐和噶介、费英东,带兵一千去打安褚拉库路,取屯寨二十多座,掳百姓一万多人。第二年,派额亦都、费英东、扈尔汉带一千精兵,去打东海渥集部里的赫策黑路、俄漠野、苏噌路和佛内赫托克索路,活擒二千人回来。

  万历三十七年,打发侍卫扈尔汉,带兵一千人去攻打滹野路, 掳着二千多人口回来。万历三十八年,打发额亦都,带一千兵士去打那木都鲁、绥芬、宁古塔、尼马察四路,押着四个路长,带着他的家眷回来。路过雅兰地方,又打破城池,掳着一万多人回来。万历三十九年,打发第七个儿子阿巴泰和费英东、安费扬古,带着一千个兵来攻乌尔古辰、木伦两路,活捉着一千多人回来。同一年,又打发何和里、额亦都、扈尔汉带兵二千人去攻打虎尔哈路,围扎库塔城三天;破城后又杀死一千多人,活捉二千多人。他左近各路的路长见了害怕,都来投降。

  连年用兵,那建州地方比从前要大得几倍,努尔哈齐心中还不满意,他切齿痛恨的,便是他的女婿哈达部主吾儿忽答。

  当时外面被明朝的威力逼着,里面又被富察氏挟制住了,不得已把女儿嫁给吾儿忽答。他夫妻两人从此闹了意见。直到他进贡回来,神宗皇帝许他统治女真人种,旁人无可奈何他,便自称为哈达部的保护人,亲自带兵到哈达城去,向吾儿忽答要哈达部主世代相传明朝给的玺书。当时在哈达部下的有七百道地方,努尔哈齐把吾儿忽答的城池围得铁桶相似,要他交出玺书来。吾儿忽答执意不肯,便开城出来,亲自带兵士和他丈人对敌。努尔哈齐看了,十分恼恨,便叫他手下大将扈尔汉、费英东两人轮流攻城。一面又打发人到兴京去调二千生力军来助战。吾儿忽答困守孤城二十日之久,粮尽援绝。在半夜时分,建州兵打进城来,把吾儿忽答全家人捉住。努尔哈齐进城去,一面把吾儿忽答夫妻两人先押回兴京去,一面派遣战将到四处去收服失地。

  吾儿忽答手下有一个部将名察台什的,听说哈达部给建州灭去了,他便带了二百道地方,去投降叶赫部,求布扬古保护他。布扬古贪他的地方,便亲自带了大队人马严阵以待。努尔哈齐得了这个消息,不觉大怒,心想 :“我和叶赫部新订婚姻, 布扬古的妹妹我聘而未娶,他胆敢和我作对吗?”他一面吩咐儿子代善带兵驻扎在哈达,一面亲自调动大兵到叶赫部。那布扬古见了努尔哈齐,便责备他不该背弃盟好灭了哈达。努尔哈齐笑说 :“这是我家里的事体,与你什么相干?如今你收了哈达二百道地方,难道说不是背弃盟好吗?再者,你妹妹现许做我的妻子,如今我还不曾娶了你妹妹,你便和我兵戎相见,这不是明明有悔婚之意吗?”布扬古听了,气得在马上发跳,咬着牙说道 :“你说话竟好似放屁,难道只许你横行不法,不许我仗义直言吗?我如今决计悔了婚姻,不愿把妹妹嫁给你了!

  ”努尔哈齐听说不把妹妹嫁给他了,这是他第一件犯忌的。当下便把手中枪一招,那手下的兵将一齐杀上前去,两下里战鼓齐鸣,喊声动地,大战一场。直杀到日落西山,不分胜负,便各个鸣金收军。到了第二天又杀了一天,这样子杀到第六天上,看看叶赫部的兵支持不住了,便退进城去,紧紧关上城门,一面星夜打发人送救急文书到抚顺关去。

  这时,明朝广宁总兵张承荫巡边到抚顺地方,得了这个消息,便立刻调动三千人马前去帮着叶赫。这时努尔哈齐正督着人马竭力攻城,忽然后面金鼓大震,当头一面大旗写着大明字样。努尔哈齐心想:自己新得了明朝的官爵,这明朝人马大概是帮我来的。便把自己人马分在两边,亲自上前迎接去。谁知那来将到了跟前,也不答话,把令旗招动,那人马和潮水似地攻打上来。努尔哈齐一个措手不及,忙转身退去,阵脚便大乱起来。努尔哈齐忙压住阵脚,督着兵士上去对敌。正鏖战的时候,忽然后面战鼓一响,一支人马从城里杀出来。建州兵腹背受敌,杀一阵,败一阵,直败下四十多里路。看看人马死了二千多人,再也不能支持,只得逃回兴京去了。

  从此以后,努尔哈齐把布扬古恨入骨髓,在家里天天操练 兵马,要报这个大仇。独有乌拉贝勒布占泰,常常来赠送礼物,努尔哈齐也另眼看待他。布占泰见叶赫悔了婚姻约,便又替努尔哈齐做媒,把他哥哥贝勒满泰的女儿许给他。第二年,努尔哈齐亲自到乌拉去迎娶回来,便是乌拉纳喇氏。努尔哈齐见这位新夫人十分美貌,便也十分宠爱她,封她做继大妃。这位继大妃性情十分和顺,家里这几位妃子都和她好。这时,舒尔哈齐有一个女儿,长得十分标致,乌拉纳喇氏和她十分亲密。到第二年上,布占泰到兴京去看望他侄女,努尔哈齐留他住在府中,他叔侄二人常常见面谈话。谈话的时候,舒尔哈齐的女儿总在一旁陪伴着。布占泰这时正因蒙古科尔沁贝勒明安受了他的聘礼,不拿女儿嫁给他,心中十分懊恼。如今见了这样一位美人,心中不觉大动,见没人在眼前的时候,悄悄地把这意思对他侄女说了。乌拉氏觑空又把这意思对努尔哈齐说了。努尔哈齐这时正和布占泰好,便做主把侄女嫁给布占泰。第二年,乌拉氏生了一个儿子,名阿济格,接着又生了两个儿子,一个名叫多尔衮,一个名叫多铎。这是后话。

  话说布扬古的妹妹,满洲各部落的人都知道她长得美貌。

  满州人家里堂子上供看三位神像:一位是释迦牟尼,一位是观世音,一位是关公。传说观世音是一位相貌最美的女菩萨,因此大家便把布扬古的妹妹叫做“活观音 ”。这位活观音仗着自己美貌,父母又十分宠爱,便打扮得异常动人。她哥哥出去打猎,或是到各部落去游玩,她就跟着一块儿去。因此,那哈达部、辉发部、乌拉部、哲陈部的各贝勒,她都认识,且常常和各贝勒在一块打围,追飞逐走,玲珑活泼。那班贝勒见了这位美人,个个都被她引诱得馋涎欲滴,恨不得一口将她吞下肚去。

  这许多贝勒中,她和蒙古喀尔喀部贝勒巴哈德尔汉的儿子莽古勒岱最好。那莽古勒岱也长得少年英俊,他因为爱上了布扬古 的妹妹,便常常到叶赫部来游玩。他两人每到围猎的时候,常常并着马头,找一个树林深密的所在,密密谈心去了。后来他哥哥因为要联络建州卫起见,把她许给了努尔哈齐。她知道了,要和哥哥拼命,狠狠地吵闹过几回。每一回建州人打发人来迎亲,她总是死挨着不肯去;每回总得布扬古对那来迎亲的人打一个谎,推说妹妹有病,这样挨过了几年。恰巧叶赫部和建州人打起仗来了,布扬古仗着有明朝帮助,便趁此退了妹妹的婚姻。那莽古勒岱知道了,忙打发人拿了许多聘礼来求婚,布扬古顺了他妹妹的心意,便也答应了他。这个消息一传到各部主耳朵里,都顿足叹息说,好好一朵鲜花,如今插在牛粪上了。

  第二年,巴哈德尔汉带了他儿子莽古勒岱到叶赫部来迎亲。那喀尔喀部离叶赫部十分路远,莽古勒贷带着新娘在路上走着,常常有别部的兵队出来拦劫。亏得莽古勒岱十分英雄,巴哈德尔汉带的兵马又多,沿途保护过去。千辛万苦地到了喀尔喀城里,莽古勒岱又特意为他妻子盖一座大院子。谁知不到一年,那院子不曾盖成,这位美人却一病死了。把个莽古勒岱哭得死去活来,他从此立誓不再娶妻子了,算是替他妻子守义。

  这个消息传到满洲各部落去,人人叹息。那乌拉贝勒听了,连连叹息说道 :“好一个美人,可惜死了!像我那个觉罗氏,面貌长得十分丑陋,性情又十分凶恶,怎么不肯死去啊?”谁知这时候觉罗氏正在屏门后偷听,她仗着是努尔哈齐的侄女,看待丈夫原十分泼辣,如今听丈夫咒她快死,她如何不气?便抢出去,拿手指在布占泰脸上责问他。那布占泰一向是怕老婆的,如今见她来势汹汹,吓得他瞪着眼开不得口。那位公主跳骂了一阵,转身走去,嘴里说道 :“我回娘家告诉叔叔去 !”

  布占泰听了心里害怕起来,忙上前去嗑头求饶。谁知那觉罗氏却也不睬,掉头走去。布占泰心中不觉大怒,觑她走远了,便 在壶里拨下一支箭来,搭上弓,觑得真切,飕的一箭,直透酥胸。只听得“啊哟 !”一声,觉罗氏倒在地下死了。那觉罗氏带来的几个侍卫见公主死了,便悄悄地溜回兴京去了,见了努尔哈齐,把上项情形说了。努尔哈齐和舒尔哈齐弟兄两人听了,又伤心又愤怒,便立刻调动人马,赶到乌拉去。那布占泰原是吃过建州兵亏的,如今听说建州兵又来了,便丢下城池,一溜烟逃到叶赫部去了。

  这里努尔哈齐现现成成得了乌拉部的许多城池,声势越发浩大起来。他当时把二弟留在乌拉,自己带着大兵,又赶到叶赫部去。修下一道书信,送进城去。那书信上写道:昔我阵擒布占泰,宥其死而豢养之,又妻以三女。布占泰负恩悖乱,吾是以问罪往征,削平其国。今投汝,汝当执之以献。

  一共送三回信去,那叶赫部贝勒布扬古置之不理。努尔哈齐十分生气,又到本部去调动四万人马来,准备和他大大地厮杀一场。努尔哈齐和儿子代善商量了破城的计策,谁知给帐下两个兵士听得了。这两个兵士原是乌拉国人,当下他们悄悄地跑去告诉了布扬古。布扬古立刻传下令去,把张吉、当阿两路的百姓收进城去;把村坊上的屋子,放一把火一齐烧了。努尔哈齐便催动兵士打进城去。城长山谈扈石本便投降了努尔哈齐,把军队安插在城里。谁知城中痘疫大发,建州兵住在城里的死了大半。努尔哈齐看看不好,忙丢下兀苏城。一肚子怒气没有发泄的地方,便放一把火,把雅哈城、黑儿苏城、何敦城、喀布齐赉城、俄吉岱城,还有十九处屯寨,一齐烧了。布扬古见建州兵如此猖獗,忙到明朝去告急。明朝打发游击马时枬、 周大岐,带着炮兵一千来人,帮着把守叶赫城。建州兵见炮火来得厉害,便退兵回去。

  努尔哈齐自从得了哈达部,那哈达部的南面有柴河堡、抚安堡、三岔堡、白家冲堡、松山堡六处地方,土地十分肥厚,建州百姓都到那地方去耕种。那地方又连接明朝铁岭、开源的疆界,常常发生越界耕种的事。明朝总兵张承荫,打发一个通事官名董国荫的,来对努尔哈齐说道 :“你们建州百姓,在柴河、三岔,开原耕种的田,都是我的。你必须把那六堡住着的百姓搬回去,在那地方立下界石,从此不许越界耕种 。”努尔哈齐回答道 :“这是你明朝故意来和我寻事,所以说出这个无理的话来 。”便把董国荫送出城去。张承荫见建州如此蛮横,心想 :“我如今初来做总兵官,不给他们一点下马威,却不能叫人怕我了。当下他便下令,自己兵士一齐动手,把六堡的百姓赶回建州去;又在那地方树着石碑,派兵看守,从此不许建州人越界耕种。努尔哈齐知道了,十分恼恨,说道 :“明朝常常帮助叶赫,拿兵力欺我,我因他是天朝大国,便也忍着气恼。

  如今他们竟有意寻事,欺我太甚,我此番定要出兵去和他决一雌雄 。”他说着,一面吩咐大将扈尔古出城去,点齐兵马。自己回进内院去,一叠连声喊 :“拿我军装出来 !”乌拉氏忙上前来服侍她丈夫全身披挂,一边问他 :“如今出兵打谁去?可要妾身陪着一块去呢?那努尔哈齐气愤愤地说道 :“我如今打明朝去,他们欺我太甚!我此去要和他见一个高低。打仗十分厉害,你去不得 。”乌拉氏是努尔哈齐最得宠的妃子,当下听说又要离开她出兵去了,便一头倒在努尔哈齐怀里,嘴里说:“我跟都督一块儿去不好吗?”努尔哈齐一手摸着她的粉腮儿,说道 :“我的好人儿,你好好地在家里 。”正说话的时候,忽见第七个儿子阿巴泰急匆匆地跑进房来,凑着他父亲耳边, 悄悄地不知说了些什么。努尔哈齐听了,顿时脸上变了色。要知他们得了什么消息,且听下回分解。 

创建时间:2005-5-3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本E书由恒大贵宾会 99108.ws免费制作

更多精彩E书,请光临“www.99108.ws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