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第二十三回救爱妾三桂借兵 杀宫眷崇祯殉国


  却说多尔衮正在那里想他的侄儿媳妇,忽然宫女进来说:外面有阿洛会求见。多尔衮知道有机密事,忙出去在西房中传见。阿洛会一见了摄政王,把豪格等人如何如何谋刺摄政王的话和盘托出。多尔衮听了,又惊又恨,立刻打发阿洛会便带宫中兵士悄悄地赶到肃王府中去,把在场的几位亲王、贝勒、大臣统统捉住,押解进宫里来。内中只有多铎早已走脱。摄政王见了豪格,想起从前他在太宗皇帝跟前说自己的坏话,恨不得把他一口咬死。当时便会同郑亲王升坐笃恭殿审问,阿洛会做见证。豪格见无可抵赖,便把恶言顶撞。摄政王大怒,便吩咐把肃王废为庶人,永远监禁在高墙里,把王府抄没;却悄悄地把侄儿媳妇取进自己府去,偷空回府去,便和侄儿媳妇寻乐。

  当时又把阿达礼、硕托和吴丹等大臣定了死罪,大学土刚林也监禁起来。同时犯罪杀头大臣,也不知有多少;抄没的家产女眷,统统送进睿王府去。自从豪格监禁以后,多尔衮便拔去了眼中之钉,天天和太后放胆取乐,便也毫无顾忌。世祖皇帝年小,又住于别宫,如何能知道他们的事体。倒是范文程,打听得外面人心不服。

  这时明朝李自成、张献忠造反,带领陕西的饥民、裁去的卒驿,共有二十万人马,占据陕西、河南、湖北、四川各省。 起义军中头目有老回回、曹操、华里眼、左金王、改世王、射塌天、横天王、混十万、过天星、九条龙、顺天王,分十三家七十二营,到处横冲直撞。明朝官兵投降他的也很多。这十三家七十二营原是李自成的舅父高迎祥为头的,那高迎祥原是马贼出身,后来和饥民头目称大梁王的延安府张献忠联合到一块儿,自称闯王;张献忠自称八大王。高迎祥被官兵杀死以后,李自成便袭了闯王的名号,向西安进发;张献忠向四川进发。

  明朝万历皇帝的儿子福王常洵,被李自成杀死,把他的血和酒吃,名叫福禄王。王世子田松,赤身露体,逃在荒山里。后来李自成打进西安,占据了明朝亲王秦王的王宫,杀死秦王,自己便立大顺国,改年号称永昌。他一面带兵又打破太原、大名、真定各处城池。明朝崇祯皇帝得了这个消息,十分害怕,忙下诏征各处勤王兵,保护京城,无奈这时奸臣专权,皇帝万分穷苦,满朝不见一个忠臣。这个消息传到范文程耳朵里,便对多尔衮说道 :“机会不可失,王爷趁此去收服明朝,立了大功,谁敢不服?”摄政王听了,说这主意不错,忙去对太后说明。

  太后心中虽舍不得离开叔叔,但为国家大事,又为多尔衮前程起见,便也答应。一面吩咐他儿子世祖皇帝,选个吉日,升坐笃恭殿,拜多尔衮为大将军,统领满洲蒙古兵三分之二,和汉军恭顺等二王和续顺公的兵队,不下十万人马。皇帝又赏多尔衮黄伞一柄,大纛二面,黑狐帽、貂袍、貂袜、貂坐褥、凉帽、蟒袍、蟒褂、蟒坐褥、雕鞍、骏马等许多东西。多尔衮进宫去辞别了太后,奏明:倘然夺得中原,接太后进关去,共享中国的繁华。午时三刻,城外炮声震天,大将军跨鞍上马,前面竖起八面大旗,浩浩荡荡,杀奔山海关来。出了边境,多尔衮分派多铎、阿济格、孔有德、耿种明、尚可喜和朝鲜王子李澂,各带大兵,向前进行,自己统领牙兵,在广宁附近翁后 地方驻扎,候前军消息。正在遣兵调将时,忽然由前军阿济格送进一个明朝的差官来。见了多尔衮,赶忙跪倒,口称明朝平西伯吴三桂有公文,特差副将叶禹钟送上大将军亲看。当即有侍卫官接过公文。多尔衮看时,见公文上面说崇祯帝吊死煤山,李自成打破北京城,求大将军发兵救中国大难。多尔衮看了上面的话,不觉发怔,说道 :“好厉害的李自成!不多几天就闹出这样的大事来 !”又问叶禹钟 :“崇祯皇帝怎么吊死的?”

  那叶副将不曾说话,先淌下眼泪,说道 :“崇祯皇帝枉送了一条性命 !”

  说话李自成兵临城下,北京百姓还不曾知道。直到三月十七早朝,皇帝问 :“外间贼势如何?”文武百官听了,只有掉眼泪的本领。停了一会,午门外报进来说 :“李自成兵队环打九门 。”大臣们听了,也顾不得皇帝,一个个溜出殿去,崇祉皇帝看了,只叹了一口气,退朝回宫,对皇后痛哭一场。这时有一个总管卫太监,见皇帝哭得凄凉,便不觉动了忠义之气,当下招呼了宫里的太监,共六百多人,各个拿了兵器出去,把守皇城。到了十八日这一天,外面攻打得十分危急,便有一个太监名叫杜勋的,偷偷逃出城去降李自成,把宫里的情形统统告诉给贼人知道。李自成便打发杜勋连夜用绳子挂进宫里去,见崇祯皇帝,请皇帝让位给李自成。皇帝大怒,把杜勋监禁起来,直到十八日傍晚时候,太监曹化淳偷偷地去开了彰仪门,那贼兵一闯进城,逢人便杀,逢屋便烧,京城里一片火光,人声鼎沸。崇祯皇帝忙吩咐把内城紧闭。可怜皇帝一个人走出宫门,来到万寿山上,望见烽火连天,叹一口气说道 :“这白白害了一班好百姓呀 !”说着掉了几滴眼泪来,回到乾清宫里,他拿起朱笔来,写一道上谕 :“着成国公朱纯臣提督内外诸军事,辅助东宫 。”写完上谕,便吩咐请皇后出来。一霎时,皇 帝跟前站着许多宫女,皇后和袁贵妃也坐在一旁。皇帝吩咐摆上酒席,连喝了三大杯,便觉得醉醺醺的,随即回过头来,对皇后说道 :“大事去矣 !”皇帝才说得一句,只听得那班宫女们呜呜咽咽地痛哭起来,皇后也抹着眼泪说道 :“臣妾侍奉陛下十八年工夫,每有劝谏,总不肯听,致有今日 !”皇帝也不和她多说,便把太子永王、安王唤来,拉住两人的手,只说得一句 :“逃性命去吧 !”便吩咐太监把两位太子送出宫去,寄养在外戚周家、田家。不一会,宫女报说:皇后吊死了!皇帝急急进去看时,已是断了气。皇帝只说得一个好字。那公主在一旁哭着。这位公主年纪十五岁,长得沉鱼落雁的容貌;皇帝觑她不防备的时候,便拔下佩刀来,把袍袖遮住脸儿,一刀杀过去,斩断了公主右面的臂膀。公主倒在血泊里,辗转呼号,皇帝一面抹泪,一面说道 :“谁叫你生在我们帝王家里呢?”

  袁贵妃听了,便对皇帝拜了又拜,解下腰带来,便在皇帝跟前上吊,才把身子吊上,那带子忽然断了,袁贵妃又醒过来。皇帝便擎起刀来,在贵妃肩上狠命地砍了几刀,才死去。皇帝收了佩刀,慌慌张张地夹在几个皇宫太监里面挤到东华门口,被兵士们拦阻住,又折到齐化门朱纯臣家里,又被看门的拦住,不放进去。急转身走到安定门,那城门关得铁桶相似,也不得出去,皇帝叹了一口气,又折回宫来。这时皇帝身上穿着蓝袍,在街道上走来走去,也没有人认识他。到十九日一清早,内城也被贼兵打破了,皇帝悄悄地一个人走上煤山去,在寿皇亭里坐下。一阵阵喊杀声音传到皇帝耳朵里,皇帝连连叹了几口气,便拿起案头朱笔,在衣襟上写了几个字,解下袍带,吊死在亭子里。待到李自成打进宫来,有一个太监名叫王承恩的,在宫里四处找寻皇帝。找到寿皇亭里,见皇帝高高吊死在窗槛上,散着头发赤着左脚,右脚穿着朱履。再看那衣襟上写的字,道: 朕自登极十有七年,逆贼直逼京师;朕虽薄德匪躬,上干天咎,然皆诸臣之误朕也!朕死无面目见祖宗于地下,可去朕之冠冕,以发覆面,任贼分裂朕尸,勿伤百姓一人!

  那王承恩读过皇帝衣襟上的遗诏,不禁嚎啕大哭。对皇帝的尸身拜了八拜,说道 :“万岁在阴间慢走,奴才来了 !”说着,也在腰间解下一条带子来,吊死在皇帝脚边。

  破城的时候,崇祯皇帝独自一人升殿,眼前一个太监也不见;皇帝便下殿来,自己打钟,打了关天,也不见一个大臣到来。后来李自成进宫,坐在金銮殿上打起钟鼓来,便有成国公朱纯臣领了合朝文武大臣,上殿来拜倒在地,口称 :“新皇万岁 !”李自成查问时,只有范景文、倪元璐几个大臣尽忠的;又查问崇祯皇帝的下落,大臣们都不知道。后来在煤山上寻得皇帝的尸身,问那看管寿皇亭的小太监时,那小太监把皇帝临死时的情形和王承恩殉难的情形,一一说出来。李自成吩咐卸下一扇宫门去,把皇帝的尸身抬来,用柳木棺草草收殓,丢在东华门外的篷厂里。每天只有三四个老太监看守着。

  李自成住在宫里,每天自有文武百官去上朝,却没有一个人去拜皇帝棺木的。那时陈演、魏藻德、张若麒、梁兆阳、杨观光、周奎一班明朝的奸臣,都因趋奉李自成得了大官。还有吴三桂的父亲都指挥吴襄,也投降了李自成。吴三桂有一个爱妾,名陈园园的,原是外戚田畹家的歌姬,长得和出水芙蓉一般,吴三桂在田畹家吃酒,一见倾心,向田畹取来,十分宠爱,天天搂在怀里,噙在嘴里。因受了皇上的旨意,带兵往山海关驻扎,怕陈园园娇嫩皮肤受不住关外风沙,便把她寄在京城父亲家里。待到李自成攻北京,吴三桂封平西伯带兵回京,才走 到丰润地方,便得到京城陷落的消息。打听得他父亲吴襄也投降了贼人,连他爱妾陈园园也被贼将刘宗敏掳去转献给李自成享受。这怎么叫吴三桂不恼?他便一面率领兵士昼夜兼程杀进京去,一面又打发副将叶禹钟到关外来讨救兵。

  当下多尔衮问明白了来踪去迹,深中下怀,便立刻催动人马,军前竖一面大旗,上写着“仁义之师”四个大字,耀武扬威地杀进北京城来;平西伯的兵队领路走在前面。李自成听说满清兵到,慌得他逃出武英殿,掳着明朝的太子和两位王爷向西逃去。吴三桂追上前去,杀死他父亲吴襄;问陈园园时,已被闯王李自成掳出城去。吴三桂又向前追赶,在驿亭里遇到陈园园,独自一人坐着。吴三桂见了,真是悲喜交集。吴三桂既得了他心上的人儿,便也无心去追赶,回进京城去。

  那多尔衮已是老实不客气地高坐在武英殿上,受百官的朝贺了。睿亲王一面收拾宫殿,一面亲自写了一封奏折,打发辅国公屯济克和托,固山额真阿洛会,到盛京去迎接两宫进京;一面又派明朝降臣金之俊修理从山海关直到北京的官道,沿路盖造行宫。睿亲王在盛京的时候,和皇太后是天天见面亲热惯的,如今两处离开,不由得他天天盼望,夜夜思量。直盼到九月二十日,顺治皇帝陪皇太后进北京城。多尔衮传集了满汉文武大臣,全身披挂,出城九里恭接圣驾。只听得九声炮响,前面金鼓仪仗、龙旗銮舆。一队队的蓝翎侍从夹护着龙车。车子里一个丰颐盛鬋的太后,怀中坐着一个七岁的天子,龙车由永定门进大清门,沿路家家摆设香案,人人在窗户内偷看,御驾进了紫禁城,文武大臣一齐退出,只有摄政王一人随驾进宫。

  顺治、太后进了慈宁宫,略略休息一会,便传多尔衮进去。两人久别重逢,自然有一番情意,直谈到傍晚,才退出来,回到私邸里去。这时小玉妃和豪格的福晋也跟着进京来。多尔衮回 府去和小玉妃说笑了一会,又和二十个侍妾周旋一会,便溜进侄儿媳妇房里去了。

  这小玉妃自从嫁了摄政王以后,因为王爷心中念念不忘她姊姊,和她豪无恩情,小玉妃心中的怨恨自不消说得。她几次想赶到宫里去和她姊姊大闹一场,又想她姊姊如今做了太后,自己势力敌她不过,便也忍耐下去。那多尔衮因这几天宫里有事,便日夜在宫中伺候。

  顺治皇帝拣定十月初一日登基。从九月二十六日起,下谕朝内大小臣工,替崇桢皇帝挂孝三日。到了初一这一天,大家都换了吉服,皇帝升座武英殿,文武百官一齐拜倒在地,三呼万岁。当下皇帝传下三道上谕:第一道是把明朝改称大清,大赦天下,蠲免全国赋税一年。第二道是令天下臣民,限定在十日内,一律剃发。第三道是封阿济格为靖远大将军,会同吴三桂、尚可喜等,由大同边外会合蒙古兵士,入榆林延安,攻陕西背后,去剿灭李自成一班贼寇;又封多铎为定国大将军,会同孔有德一班降将,直下江南,去征服明朝天下。单说这剃发一道上谕,当时也不知死了多少忠臣义士,这且不去说它。

  如今再说多尔衮分发各路兵马已定,便天天在宫里和太后饮酒取乐。那各亲王的福晋也天天轮着进宫去贺喜,只有那小玉妃因把她姊姊恨入骨髓,便也不进宫去;但是看看她丈夫一连几天不出宫来,这口酸气,心头实在按捺不住。又挨过几天,看看多尔衮还不回家来,她可再也耐不住了,头也不梳,衣服也不换,坐着府里的车子,直闯进慈宁宫去。那把守宫门的太监和宫女们见她来势凶恶,便上前来把她拦住。小玉妃一肚子怒气无处发泄,见被众人拦住,她便在外院里指天划地地大骂起来,口口声声要唤多尔衮出来,我和他评评理。她骂到十分气愤的时候,把皇太后和多尔衮两人的私情事体,统统喊了出 来,吓得那班宫女太监们掩着耳朵,不敢听她的话。便有几个宫女上来说了好多好话,拉她到西书房去坐;一面又打发人到里面去通报摄政王。停了一会,宫女传出话来,说请福晋先回,王爷今夜一定回府。小玉妃听了,也无可奈何,只得上车回去了。

  到了傍晚时候,多尔衮果然回家来了。小玉妃见了王爷,把日间的气恼一齐抛在九霄云外,眉开眼笑地把王爷接进房去。多尔衮也并不提起日间的事体,用过了晚膳,便宿在小玉妃房里。侍妾们看了这情形,十分诧异。到了第二天一清早,大家到小玉妃房里去伺候,只见那小玉妃直挺挺地躺在床上,七孔流血,早已死了。这明明是被多尔衮谋害死的,大家也不敢吱声了,多尔衮只把差官传来,吩咐他买办衣衾棺椁,草草收殓。外面只知道睿王福晋是害急病死的,照常开吊出丧。

  事过以后,多尔衮依旧向宫里一溜,十天八天不见他出来。

  他叔嫂两人的事体,自从给小玉妃吵嚷过以后,闹得宫里宫外人人知道;这个风声传到皇帝耳朵里去,虽说皇帝年小,却也觉得十分难受,肚子里又羞又气。谁知那时有一位礼部尚书名叫钱谦益的,早已看出摄政王和皇帝的心病,便大胆上了一个奏章,说 :“皇太后正在盛年,独处深宫,必多伤感;摄政王功高位尊,又值续弦。不如请太后下嫁摄政王,既足以解太后之孤寂,又借以酬皇叔之大功 。”这个奏章,先是多尔衮看,他看了,不由得心花怒放。当即带了奏章进宫去,和太后商量,太后到这时候,却害起羞来,溜了多尔衮一眼,笑说道 :“俺不知道,你和他们商量去!。多尔衮回到府上,把钱谦益传进府去,两人商量了一夜。

  第二天,钱谦益上朝把这个意思奏明皇上,又说从此皇太后和摄政王定了名分,免得外人多说闲话,顺治皇帝当即准奏, 第二天发下一道下谕来,家家传诵。那上谕说道:朕以冲龄践祚,定鼎燕京,表正万方,廓清四海。藐躬凉德,曷克臻斯?幸内禀圣母皇太后训迪之贤,外仗皇叔摄政王匡扶之力;一心一德,斯能奠此丕基。顾念皇太后自皇考宾天之后,攀龙髯而望帝,未免伤心;和熊胆以教儿,难开笑口。

  幸以摄政王托股肱之任,寄心腹之司;宠沐慈恩,优承懿眷。

  功成逐鹿,抒赤胆以推诚;望重扬鹰,掬丹心而辅翼。金縢靖乱,立姬公负扆之勋;铁券酬庸,令邱嫂轑羹之怨。借此观胪萱室,用纾别鹄之悲;从教喜溢椒宫,免唱离鸾之曲。与使守经执礼,如何通变行权?既全夫夫妇妇之伦,益慰长长亲亲之念。呜呼!礼经具在,不废再醮之文;家法相沿,讵有重婚之律?圣人何妨达节,大孝尤贵顺亲。朕之苦衷,当为天下臣民所共谅。其大婚仪典,着礼部核议奏闻,候朕施行。钦此。

  要知皇太后如何下嫁,且听下回分解。 

创建时间:2005-5-3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本E书由恒大贵宾会 99108.ws免费制作

更多精彩E书,请光临“www.99108.ws"